?
?
 当前位置:人生感悟   [关闭]
?
翁源红岭行

作者:华建国   日期:2013/8/21

翁源红岭行

华建国

2013.8.21

翁源县红岭钨矿地处粤北山区,距离韶关市约120公里。她犹如一位养在闺中的羞涩的少女,藏在大山深处。

一、重返红岭

几回回梦里回红岭,终于今年八月初的一天,相隔了30年后,我再次踏上了重返红岭之路。

中巴在龙仙(翁源县城)至红岭路上奔驰,我的心却早已飞越了那山峦叠嶂的群峰,飞到了红岭。此时的我犹如离别多年的游子,急切地盼望着早点回到母亲的怀抱。

1963年夏天,我考上六中后,母亲便带着弟妹们从广州搬到了红岭与父亲一起生活。

二、艰难的回家之路

但回矿山的路无疑是难行的。我当时的情况只能是利用寒暑假回矿山与父母弟妹们团聚。从广州搭火车北上,在一个名叫大坑口的车站下车,然后转乘由韶关开往翁源的班车。在大坑口至新江的那段路上,汽车要翻过一个叫铁笼的山岭。在这里,汽车象一头笨重的老牛,喘着粗气艰难地、缓慢地在S形的盘山公路上行驶。两旁是高山峡谷,悬崖峭壁。只见司机神情专注地、不停地转动着手中的方向盘,汗珠挂满了额头……旅客们提心吊胆似的。因为这里曾发生过太多的事故了。经过了九曲十八弯后,汽车才又发出那轻快的马达声、向前奔去。

汽车到了新江后我还要再转由龙仙开往红岭的班车才能到家。由于这班车每天就一趟、人又多买票有时会秩序大乱,弄得不好便会在新江住一晚,我和爱人曾经有一年的中秋之夜就在这儿呆过一夜。以后学聪明了,我便买直达龙仙(县城)的车票,这样虽然来回均要经过新江,且又多花了车费,但在外少住一晚,还是划算的。

记得有一年冬天的一个中午,我到了新江。那天由于天寒地冻,路面都结了薄薄的一层冰。得知班车停开的消息后,我别无选择,只好决定徒步回矿山(30公里)。当时随身只有一个搪瓷口盅,一包藕粉,买了一个打火机,心想,饿了时便拾些路边的枯树枝煮点藕粉汤也好。(估计步行要花6-7小时。)大约晚上八点钟可到家。

此时路两旁的松树上结满了冰挂,真可谓银装素裹,漫山遍野,分外妖娆。

走了约7-8公里时,忽然身后传来汽车的马达声。一辆轮子上緾满了铁链的运粮大卡车开过来了。我连忙向司机挥手停车,好心的司机在得知我的情况后同意我上车,这样,我便顺利到家了。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余下的20多公里路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三、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每次回矿最快乐的就是和母亲一块干活。她见我回来总要包饺子来搞劳我,我跟着她学习剁肉、揉面、切菜,和馅。擀饺子皮是最难的,只见她一只手拿擀面杖,一只手不停地转动,一张张均匀的饺子皮就弄好了。我坐在她身旁,边包饺子边把学校里发生的事讲给她听,她也把矿上、家里发生的事告诉我。别看她平时话不多,但我回家后娘俩就象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60年代因父亲的问题,他每月的工资从被扣去1/4到后来甚至扣去2/3。为了生活,母亲只好头顶烈日、风吹雨淋,经常在矿礼堂边的小河里捞沙子赚钱。我放假回去也曾和母亲、弟弟一块挑河沙。我们把挑好的沙子堆成立体三角形、通过每堆沙的长、宽、高便可事先测出它的体积。(这样一来,负责验收的人也就不敢糊弄我们了。)

跟母亲到小河边的菜园子里种地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每天下午四点多钟我便荷起锄头,与母亲一起去菜地。

到了河边卷起裤脚,光着脚淌过河对岸。

母亲的菜园子并不大,里面种了许多东西。豆角、苦瓜、丝瓜、苦麦菜、小白菜、黄瓜、辣椒……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摘菜。摘上几条吃不完的豆角、黄瓜、辣椒再加上一些姜,摘了满满一篮子。我心里盘算着要跟母亲学做泡菜。

在母亲的指点下,我先把泡菜坛子洗得干干净净,把腌制的芥菜等先用大热水在锅里烫一下,再吊起来风干些,然后煮好一大锅盐开水,待凉后便加入芥菜、黄瓜、豆角、姜、辣椒……用碗把坛口盖严,坛口边加上水,使之与空气隔绝。过了大约一个礼拜后,泡菜就算做成功了。尝到自己做的泡菜,心里可高兴了。

朱自清先生说过,“母亲就是磁石。”的确,无论我走到那里,都会想起她。

1976年在我妻子患病期间,母亲便挑起抚养我女儿的责任。若不是她帮助,我在南林农场带着一个只有两岁多的孩子教书是不可能的。

母亲是重庆人,年青时候的母亲朋友们都夸她漂亮。她坚强、温柔、善良、乐于助人,吃苦耐劳……

母亲去世多年了我依然爱着她,她始终是我心中的女神。

四、红岭今昔

返回阔别30年的红岭矿,百感交集,在旅店放下行李后,我便去找我们家住过的老房子。很快,我有幸找到了老邻居叶师傅,我们坐下来聊天。他年纪比我大,在矿上生活了大半辈子,熟悉矿山的一草一木。闲聊中我了解到,昔日的沙泥路均变成了水泥路,过去每天只有班车进出矿山,如今不少人发家致富后有了轿车,进出矿山很是方便,往日的初中班如今全迁到县城了,一度停产的钨矿生产早些年又恢复了,退休工人们的工资也比以前增加了,过去的老房子由于年久失修已破损不堪,去年省冶金厅拨专款免费为群众修好了。

告辞了老师傅,我独自来太平埧,站在路边抬头向上望,只见山腰间伸出两条长长的铁轨,铁轨下堆满了倾泻下来的矿石。父亲文革期间一度在这儿推矿车。铁轨下是离地面10多米高的河床,他天天推着矿车在此倒矿石,没有出事,算他命大。

来到太平埧,便想起念高中时初次到太平县河边玩耍的情景;当时沿着?竹埧后面的河边,一直往太平埧方向走,河边的岩石缝里生长着一种漂亮、不知名的鲜艳的花朵,墨绿色的叶子细细长长的,粉红色的花瓣,黄色的花蕊,令人赏心悦目。当时我反复搜索整个河边只发现了这么一朵,多么珍贵的小花啊!

傍晚时分,我在?竹埧子里散步,两只大狗向我走来,其中一只还特意嗅了一下我的裤子,我想它过来是向我示好的,他在以它独自的方式欢迎我这个远方的来客。

夜深了,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我辗转难眠。河边种菜的老妇人、三五成群喝茶聊天的汉子、小饭馆中打扑克的年青人、麻将室中搓麻将的男女、树丛中自由觅食的鸡群、在地上静静躺着的狗……这一切都发生远离城市的大山深处。我忽然发现这也许正是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那片净土。人们在这儿过着悠闲自在,与世无争的生活。这正是我所向往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


?? 文章评论??(共 10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赵云宽 评论时间:2016/3/12 20:50:02

写得很好,很感人。我是山东人,1986分配至红岭钨矿职工医院工作六年半,1992年底调回老家。看到了熟悉的照片场景,想起那难忘的岁月,蒲竹坝,太平坝,牛屎坜,礼堂......。20多年了,常常梦里回到红岭矿。


?? ?评论者: 还是知青 评论时间:2013/8/29 0:49:24

???华兄以平静的心境讲述往事,看似平淡的字里行间却透出百味。佩服华兄的生活态度。
???拜读过华兄关于梧州、鹤山等文,相比之下更喜欢这篇红岭行。
???我也在鹤山,一定找时间拜访华兄。


?? ?评论者: 同学某甲 评论时间:2013/8/28 5:13:38

简炼的文笔中满溢深情,惹人联想。华佬的文章一篇比一篇好。


?? ?评论者: xyx 评论时间:2013/8/24 16:06:07

非常好的回忆录,温馨感人!


?? ?评论者: sp 评论时间:2013/8/24 8:59:38

文章勾起了我们对昔日艰难岁月的回忆,更珍惜今天。


发表评论 你的IP:154.94.*.*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