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俥天俥地   [关闭]
?
一世好命

文章来源:原创  作者:尘中迷  提供者:尘中迷  日期:2013/5/6

??? 此文放在“俥天俥地”专栏,? 分明为了穿上“虚构”的马甲, 诸位读者万万不可将它当真,视为文字游戏即可。???
??? 前年,四十多年前我所在小学的校友聚会,在北园酒家用餐,我有幸与从前的同窗、现在的单厅长同席,为避免暴露他人隐私之嫌,故只扬其姓而埋其名,更不便说出他是哪个厅的首长。自从小学毕业进入中学,我与单厅长未再谋面了,后来闻单厅长之名,如雷贯耳,因为他不时成为好些杂志的封面人物,也是媒体记者追捧的权威专家,这次能够和他面对面,对我而言是一个绝好机会,因为生意上有几个大项目需要像单厅长这样的人物来关照。美中不足的是,我没有被安排坐在他身边,唯有打算餐后再找他细谈。
??? 坐在我旁边的是从前的同窗好友,现在仍然是“死党”的张学友(此人非四大天王之一的张学友,而是我的一位张姓学友), 张学友与单厅长在文革期间也是亲密战友。席间,我一边听单厅长高谈阔论,一边顺手给张学友斟啤酒。张学友拿起酒杯,我透过那只玻璃杯发现他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我。然后,他放下酒杯,嘴巴贴在我耳边说:“盛名之下其实难符。”显然,张学友不在骂我,而指的是对面的单厅长。
??? 张学友这么说,让我即时目定口呆,我的吃惊程度不逊于他将这句话用在古今中外天才人物身上。 然而, 有两样东西可以肯定,一是张学友从来不轻易诋毁别人,刚才说的那句话,看来是憋了几十年才对我这样一个“死党”泄了出来的; 二是张学友曾经与单厅长一同进入另一间中学,文革时又参加同一个红卫兵组织,一起出生入死,往后几十年也素有往来,他的断语恐怕并非无根据。如此一来,张学友给了我一个故事悬念,让我穷追不舍。
???? 过了一些日子,我和张学友到二沙岛雅韵轩品茶,于是有机会八卦一回,非要他把单厅长的故事说出来不可,这事关我的生意是否必要系于单厅长。以下就是有关单厅长的故事:
???? 四十多年前上中学的时候,张学友和单厅长也在同一个班上,单厅长在班上的成绩,门门功课倒数第一。老师对单厅长似乎特别关照,每次测验或考试,如果勉强达到60分,老师就会在全体同学面前对他大加表扬,说他大有进步。换了别的同学,不达到90分以上就很难有这样的待遇。对于单厅长,批评肯定阻碍他的进步,但是表扬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张学友和大多数同学都认为,单厅长必定留级无疑,果然在初一升初二的期中考试时,他各门功课全军尽墨。张学友认为,单厅长要不是高干子弟,恐怕会被踢出这间中学 转到西联或者建联这类民办中学,让他自生自灭了。
???? 1966年文化大革命来了,张学友成为红卫兵组织的头头,组织成立之初,他们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是成为组织成员之前,必须一气呵成、熟背毛主席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唯独单厅长记忆模糊,口舌不清,几经考验都难过这道革命关口。不过,单厅长性情憨直,并不讨人嫌,张学友一心成全他,就让他含含糊糊地蒙混过关了。
???? 如果再有上述的考验,未免太过难为单厅长了,张学友尽可能安排他做一些比较简单的事务,诸如将草稿抄写成大字报,但是,大字报一贴出来,远望去像一幅蟹阵图,蟹的队列时而上行,时而下行,而且蟹的个头大小不一,这样的大字报实在有碍革命组织观瞻。既然文攻的事情单厅长做不来,张学友便安排他做武卫的事,例如抄家打头阵或押解黑七类回老家等等,即使与文攻搭界,也就是提着浆糊桶、拿着扫帚贴大字报或者在街头找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挥手撒传单一类的活儿。
???? 文革武斗的时候,张学友他们的组织与广西那边同一阵线的组织有联系,他和单厅长不时会去广西串连。有一回, 他让单厅长先到,几天后自己再去。到了广西,得知发生的事情,张学友大为震惊。敌对两派正在遭遇,有一场恶斗迫在眉睫,之前因为这边其中一队人马带队的人得了急病,卧床不起, 单厅长自告奋勇出来顶替。凭他的智商,能否担此重任,这正是张学友最为担心的。遇到危急, 单厅长能不能自保很成问题,现在一队人马的生命在他手上。但是, 张学友此时已经来不及去到单厅长身旁,那队人马被歼灭似乎已成定论,而且必然影响整个局面。
??? 对立派步步进逼,张学友们不断放弃原先占据的地盘,单厅长更是张皇失措,在月黑风高之夜,整队人马搞错了方向,窜入敌人后方的一条村庄,出其不意地打乱了对方的阵脚,张学友那边乘势全线反扑,大获全胜。本来注定要出现的血淋淋的场面最终还是出现了,大量浮尸顺着西江东去。不同的是屠杀者和被屠杀者的位置因为单厅长的失当举措而改变。在祝捷大会上,单厅长被授予“扞卫毛主席革命路线战斗英雄”的称号。连张学友也当面称赞他是一员福将。
???? 20世纪70年代,父亲利用人脉安排单厅长到现在这个单位,从科员做起,后升科长,再到处长,做到这份上,本来升迁的机会已经不大,因为离休多年的父亲与世长辞,曾是父亲学友、战友的叔叔、阿姨们不是颐养天年就是驾鹤归西,荫庇他的大树枝叶逐渐零落成泥。适逢遇到这样一件事,让他再创辉煌。为了让新科技项目快速成长,政府选择某些行业给予财政补贴,而单厅长所在的单位是其中一个行业的主管单位,负责制定项目和产品的“补贴目录”, 为了进入“补贴目录”, 生产企业们纷纷向主管单位的处长、厅长们“公关”, 前任厅长受贿千万,与多家企业密切配合,伪造滞销产品的购买凭据,骗得财政补贴。按照正常程序,这批伪造的凭据须由单厅长,不,当时他是单处长那个部门处理,前厅长将他视为心腹,吩咐他亲自处理,不可让他人参与。那天,他夹着这批凭据经过副厅长室门口,被前副厅长叫了进去处理其他事情,忽然接到老婆电话,说儿子急病入院,于是匆匆离开,忙乱之中将那批凭据留在前副厅长办公桌上。前副厅长大喜过望,认为单处长改换门庭,向他提供击倒前厅长重磅弹药。之后,前厅长蹲了大牢,前副厅长坐正,单处长成为举报大案第一人,成为反腐倡廉的典范,被提拔为副厅长。新任前厅长继续演绎“前腐后继”的剧目,虽然自认为做得十分稳妥,仍然被无心插柳的单副厅长偶然踢爆。于是,单副厅长成为单厅长就顺理成章了。
???? 张学友讲完了单厅长的故事,接着劝我不要去找单厅长牵扯生意上的事情,他说,人家再做一年就退休了,你就发发慈悲,不要累他晚节不保,让他今生都戴着光环,不是很好吗? 我说,我不向他“公关”,也有其他人向他“公关”,说不定势头更猛,他能不能顶的住还是个问题呢。张学友说,如果他真的顶不住,至少不是衰在你手上。看来单厅长是不会衰的,因为他一世好命。
?? 文章评论??(共 5 条评论)

?? ?评论者: 老马 评论时间:2013/5/17 12:56:36

所谓“海外投资”很可能是国人财富被巧取豪夺之后输送到国外的一条巨大管道。


?? ?评论者: 求实 评论时间:2013/5/15 23:10:54


????  按罗昌平(微博)的举报材料,刘铁男的腐败,是发改委系统腐败中最为隐秘,难以查处的一种「海外投资审批寻租」。按照正常的境外投资审批手续,国内企业的对外投资必须经过国家发改委的批准才能取得资质,这使得寻租成为可能。被贴上「小国务院」「大总管」「第一大部」标签的国家发改委,到底掌握多少权力?可供参考的是,该委在2012年4月19日至2013年3月21日审批或核准了近1500个项目(含同类项目)。


?? ?评论者: 求是 评论时间:2013/5/15 23:09:52

[回复]
因网站以往内容有不良信息,所以被关闭。写保证书并经审核同时删除不良信息后开通。


?? ?评论者: 东东 评论时间:2013/5/12 0:36:43

???白云的评论是点睛之笔。每个人都有求存、求生,甚至求富贵的本能,社会历史和现状让“一世好命”中的单厅长和“我”获得求富贵的机会,而又让神女笔下的楚雁在被践踏之中求生。单厅长和“我”经历了“无悔”的青春之后,变成了大树,?而楚雁们绝大多数注定永远是小草。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大树们”的求富贵手段受到限制,而“小草们”生存权利不再被践踏呢?各位学友,是否可以解答我的困惑?


?? ?评论者: 白云 评论时间:2013/5/6 14:57:16

????尘中迷,本人认为你选出生活中的人物典型写的很透彻。在神女笔下的楚雁就每人都看出是截然相对的人物背景。所以您写的“一世好命”刚好也反映了同一时代的不同背景出身的我们,在人生路上求存,求生的对比。
????也许有人说,神女笔下的楚雁对比起更落难的同年人,也说的上“一世好运”但人生的本质就截然不同了。所以尘中迷取材与描写都非常合如其份反映了我们生存的社会现实。


发表评论 你的IP:154.94.*.*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