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文革纪实   [关闭]
?
蒋君博,你在哪里?(再续)

文章来源:自撰  作者:刘真史  日期:2013/2/8

我们一行人(包括已从扬州赶回来和我们汇合的张骥向同学)一起进入白杨家,也就是蒋君超的家,记得当时蒋君超(及女儿)不在,只有白杨和她们

的儿子(蒋晓松)在家,我们被引入到二楼的会客室;我们好奇地东张西望,虽然是晚上,但也能看出她们的家被抄过,满屋子贴上了写有"男妖女

怪"/"牛鬼蛇神"/臭资产阶级份子"等大标语,我们也就明白了她们为何白天躲避不敢回家要深更半夜回家的无奈。在楼上我们出示了有关证明文

件表明了身份来意,白杨和她儿子故作镇定地听着,实际上她们很紧张,在那个非常动荡年代,人人不知今後的命运如何,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白杨讲话的语气长很客气,不卑不亢,很有大家闺秀大明星的风度;她表明蒋家老家早就多年没人了,送蒋君博回去也无人认识,不会接收;而留在
?我
上海更不可能,一则公安局不会批准,二则她们也自身难保,今天不知明天事......。实际上我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均明知此次任务是不可能完

成了,但也巴不得来白杨家亲眼看看鼎鼎有名的大明星白杨,(以前只有在电影及画报上看到)谈完正事,大家仍不不愿马上就离去,几位电影迷就

抓紧翻阅白杨家尚未抄走销毁的国内外明星画报,有的也和白杨的儿子闲聊几句;我则在一边静静观察:蒋晓松(我当年不2知他的名字,也不知他

兄妹今天的成就)我打量他,个子高挑,瘦削不胖,挺秀气的,象个大姑娘似的;讲话一套套的,很快,似乎辩论口才不错?我还记得她们家二楼甚至还

摆有一张乒乓球桌,在中国那个年代,家中有乒乓球桌的系家庭应是凤毛麟角。最後我们和白杨母子商定第二天带蒋君博来和他们见一面,我们就

这样,让蒋君博第二天和白杨章母子最後见上一面,记得当时的情景也很悲切无奈的,他们都深知是最後一面,白杨给他送了点衣服大忍痛道别

了。而蒋君超始终不在,他们兄弟此次失之交臂,恐以後均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 在回广州途中,我在火车上和蒋君博去厕所的时候偷偷闲聊,(当时还怕被其他同学说立场不稳?)我问他:究竟在广州有多少像他那样的无牌医

生?他说少说也有几仟,包括助产士/牙医/护士等,政府都不管的,自生自灭。我说如把他们都组织起来去大西北去祖国需要穷困地方,他们愿去

吗?他差不多是耳语一样:坚定地点点头:只要把他们当人看待。此话令的震惊!我当时也不过是十六七岁。回到广州後,要我负责押送老蒋去新港

路派出所交人,我去交人时,派出所那位高高瘦瘦的干警和我作了个手势,意思问我,为何不在途中把他干掉,吓得我赶紧塯,那是个活生生的人呵,

而我们则还是个学生呵!
??? 充
?? 文章评论??(共 34 条评论) ??更多评论??>>>????

?? ?评论者: 刘真史 评论时间:2014/10/30 19:56:17

各位学友:昨天接到老三在微信及电邮件发来的信息,据锐由香港知青协会等团体举办的【广州市文革史】编写筹备座谈会准备在十一月四日下午二时半至五时半在香港中文大学举行,此位美国学者、我们六中老三届的良师益友阿陀兄将作为主持人光临,在香港、深圳的六中校友如有兴趣不妨出席。本人微信:85298385734/中港手机号:15814718507/69318507。


?? ?评论者: 刘真史 评论时间:2014/10/30 19:56:12

各位学友:昨天接到老三在微信及电邮件发来的信息,据锐由香港知青协会等团体举办的【广州市文革史】编写筹备座谈会准备在十一月四日下午二时半至五时半在香港中文大学举行,此位美国学者、我们六中老三届的良师益友阿陀兄将作为主持人光临,在香港、深圳的六中校友如有兴趣不妨出席。本人微信:85298385734/中港手机号:15814718507/69318507。


?? ?评论者: 刘真史 评论时间:2014/8/11 9:27:05

看到方一一耀民学友关于九十岁高龄的李世群老师登白云山与当年学子欢聚的相片,再重温阿陀学友关于朱秋山老师"永不踏足六中"誓言的评论,深有感触!两位均是文革前在六中高一级任教的老师,对六中的感情截然不同,令人遗憾不解。朱秋山老师也是当年曾执教我班的语文老师,印象中他个头不高,性格爽朗,往往带有笑容;且喜打篮球,当年亦见过他在蓝球要场投篮的英姿;也记得他上课评选过我班"山猫"的文章。文革当年,全国各省市县尤其中学老师遭殃挨整受罪,(本:人从上海回到广州,当中学也是语文老师的母亲也被剃光头/拉去牛栏/被抄家七次!)朱秋山老师当年如何被捱整情况不详,但归根到底一句话,是伤透心了!本人估计:除了个别学生整他之外,可能对他落〈井下石整他的同事更令他耿耿於怀?要知道,知识份子整知


?? ?评论者: 老苏 评论时间:2014/4/10 18:32:45

支持海外游子阿陀,最好能实现巴老的遗愿:建立文革博物馆。


?? ?评论者: 阿陀 评论时间:2014/4/8 7:10:04

??????????????????清明节悼念两位六中挚友

2012年,我的邻居好友,六中初三(1)班长祝昌达在芝加哥英年早逝,我主持了他的追悼会。会上该班同学XXX(没留下名字)从夏威夷(?)飞来,发言中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
66年8月一个夜晚,昌达和我到操场谈心,他当时对六中打老师打同学风气越演越烈深感忧虑,唉声叹气。正在这时,高音喇叭广播“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十六条),其中有一句“要文斗,不要武斗”,我们听到精神为之一振。昌达当场表示,我们就用这句语录去反对他们乱来!
清明之际,回忆此事,悼念祝昌达挚友!
也深深怀念我的忘年交,同寝室朝夕相处的同事朱秋山老师,他每次提起六中文革经历,都欲言又止,从不深谈,只有一句话:我永远不会踏入六中校门!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刻骨铭心的奇耻大辱,何会出此言?我当时还年轻,不当回事,还开玩笑说,不进校门,可以看看有那段围墙倒塌。。。。。。我就没想到追问这段历史!
六中的同学,你们对不起自己的老师啊!我也是,我们这一代人都问心有愧啊!这就是我今天锲而不舍的动力。

六中文革历史是广州文革非常典型的一个重要篇章!感谢各位学长学姐学同学弟学妹的《文革纪实》专栏没让这段历史留白(刘真史、华建国、四眼明。。。。。。等的文章我已珍存),但也有九牛一毛之遗憾——还有太多太多,再不写下来就永远流失了!
本人愿意配合贵校朋友,大家一起来做文革史的抢救工作。我今年秋将在广州继续召开一系列两派座谈会,然后赴香港中文大学做为期一个月的访学,这一切都是为明年写《广州文革史》做前期准备。希望六中在这部史册上有一席之地。本人无党无派非左非右,愿广结天下豪杰,做点实事,功在将来。微信号:3126368828
因为发稿在《文革纪实》不大方便,就借这一隅,小小叨扰。不便之处,请多包涵!


发表评论 你的IP:154.94.*.*
 你的姓名: ???验证码: (输入计算结果)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
charset=gb2312